促进渔业持续健康发展,渔业法规汇编

作者:政策推广

三要积极探索和推进渔业管理制度创新。日本、韩国等国的渔业管理分渔业权渔业和许可渔业,而欧美一些国家是区分生计渔业和商业渔业,实行不同的管理政策。而我国的渔业管理基本是一种单一管理模式。另外,我国现行法律对养殖权的流转未做明确规定,捕捞许可证明确规定不许买卖,但在实践中一些省规定养殖权可以依法流转,捕捞渔船功率指标私下交易的情况也已存在。今后我国渔业权是否可以按照市场机制进行流转?相关制度如何设计?这些都需要我们结合我国的渔业发展和管理实际认真研究,积极探索和推进渔业管理制度创新。(稿件来源:2007年7月3日《农民日报》第2版)

为保护广大渔民群众合法权益,鼓励海水养殖向港湾外拓展,《办法》还制定了一系列优惠措施。包括:以捕捞或养殖为家庭生产经营主业,户籍所在地为沿海渔业村的渔民使用海域从事养殖生产的,可以按每户不高于30亩的用海面积,免征海域使用金,具体免征面积由县级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和财政部门根据海域资源实际状况统一制定,报省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和省财政部门审定;港湾外新发展的网箱养殖,5年内免征海域使用金。

该书收录至2011年12月31日现行有效的渔业法律6件,相关法律4件,行政法规14件,地方法规6件,农业部等部门规章28件,规范性文件29件,甘肃省规范性文件6件,市县区规范性文件6件。内容涉及渔业捕捞、水产品质量安全、渔业资源保护、渔船管理等多个方面。该书作为从事渔业工作人员的工具书,内容比较全面,实用性强。在今年甘肃省渔业科技促进年活动启动仪式上,该书还作为重点资料向市县渔业部门赠发。

捕捞权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物权,兼具用益物权和特许物权的性质,既是对自然资源利用的权利,也是对水域滩涂占有、使用的权利。捕捞权的表现形式或权利证书就是捕捞许可证。《物权法》的颁布,捕捞权的物权化,要求我们在工作思路和管理方式上要有所创新,建立起与物权制度相适应的捕捞许可制度。当前,最紧迫的是完善渔船管理制度,严格执行《渔业法》等法律法规规定,强化渔船建造、登记、检验、买卖和捕捞许可证管理,制订规范的发证程序和流程,防止管理脱节,堵塞管理漏洞,进一步提高渔船管理信息化水平,摸清渔船家底,为完善捕捞权制度奠定基础。其次,逐步完善捕捞许可证的档案管理制度,逐步建立捕捞许可证的登记、公示制度,发证中也要坚持公开、公平、公正原则,自觉接受群众监督,把捕捞权尽可能地确定给当地渔业生产者。要加强渔船管理和捕捞许可制度的执法检查,严厉查处“三无”和“三证不齐”渔船,维护合法生产者的权益。

日前,该省政府出台了海域使用金征收配套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已建池塘、滩涂海水养殖和浅海筏式养殖,每年每亩按20元计征;浅海底播养殖,按每年每亩30~50元计征,每年每亩最高不得超过100元计征;海上网箱养殖,按实际占用水面,每年每亩100~200元计征;新增围海用于养殖的,每年每亩按100元计征。《办法》还规定,海域转让金,按海域使用权转让交易取得的增值额40%计征;海域租金,按其租金收入的20%计征。

近年来,国家先后颁布实施了许多渔业法律和行政法规,农业部还制定了大量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甘肃省市县也结合实际出台了一些地方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渔业法律法规体系的框架基本形成。

统一思想,提高认识,深刻领会法律的精神实质

为了更好地服务全省渔业法制工作,甘肃省农牧厅渔业处编辑了《渔业法规汇编》一书,近日正式向市县渔业部门发行。

云顶娱乐登录网址,渔业权制度的改革与完善,涉及行业发展和管理的各个方面,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当前,特别要在建立和完善中国特色渔业权制度、推进渔业管理机制创新方面开展重点研究:

二、切实做好《物权法》贯彻实施工作

《物权法》的实施和渔业权制度的改革完善,是我们渔业系统面临的一个重大课题,也对各级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的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

第一,《物权法》规定渔业权,进一步稳定和完善了渔业基本经营制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实行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这是我国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是党在农村政策的基石。渔业是我国农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水域滩涂与耕地、林地、草原一样,是农业生产的重要自然资源,也是渔业的基本生产资料和渔民重要的生活保障。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起,中央就要求各地对水域滩涂进行确权发证,将使用权落实给渔民长期使用。80年代,中央和国务院又多次在有关文件中要求稳定水面、滩涂的所有权和使用权。1986年颁布的《渔业法》按照这样的指导思想,建立了以水域滩涂养殖使用制度和捕捞许可制度为主要内容的渔业基本经济制度。这一制度的实行,提高了广大渔业生产者的生产积极性,规范了渔业生产秩序,促进了渔业的快速发展。但是,由于长期以来物权制度没有建立,水域滩涂使用制度不够完善,渔民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法律性质不明,合法权益不能得到有效的保护。此次《物权法》从民事基本法律的角度确认使用水域滩涂从事养殖和捕捞的权利为用益物权,就是在保持水域滩涂所有制不变的前提下,把水域滩涂的承包经营权和使用权更加明确地落实给渔民,并实行物权保护,让渔民依法享有长期而稳定的水域滩涂使用权。这就在法律上进一步丰富和完善了渔业基本经营制度的内涵,为渔业持续、稳定、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基础。

本文由云顶娱乐登录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